2021豐濱嚴選

被A的一群人 盼政府給予藝術家起碼的尊重

     出生於花蓮縣玉里鎮原住民部落,且擁有阿美族血統的國際知名藝術家–優席夫,日前因有感於藝術家在從事藝術工作時,常常受到漠視不被尊重,甚至被要求以「無償」或「超時」方式配合專案與活動,導致有些很有藝術天份的人,因“養不起自己與家人”而都選擇離開這創作領域。這不但是地方上的損失,也是國家,甚至是國際上的重大損失。0626M01.jpg圖:優席夫憂心藝術家的未來。

↓請繼續閱讀↓

    優席夫向記者表示,自己是個直話直說的人,倘若這件事情是剛碰到或偶爾碰到,可能也不會太在意,可是一而再,再而三,既便自己在藝術界已經累積了一定的能量與人脈,但還是會經常碰到這樣情形時,就覺得這已經就是歪風了。而日前PO文不只是情緒上的抒發,更希望有人重視與真正了解藝術家們因社會主觀認知與習慣作法,讓有些人放棄了這個可以用創作設計改變未來、創造高經濟產值,甚至能淨化心靈的工作。所以他今天選擇站出來,完全是為維護藝術家的權益,並且若能因其發聲而能引起政府機關或辦理藝文活動單位的省思,讓藝術家受到保護與得到應有的尊重與待遇,相信未來會有更多人願意在藝術領域上奉獻所有。0626M06.jpg圖:每件作品都代表著不同的意義–這作品為「豐收」。
   
    因為藝術家的養成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培養完成,這完全需要用時間與金錢來累積能量才能有辦法去完成每件創作作品,不是像某些人只覺得藝術家只要畫一畫就可以了,完全不把這種智慧與技能當回事。今天優席夫以自己的親身親歷站出來為藝術家們發聲,他說重點不是在自己受傷這部分,而是希望大家真的好好關心這種不被公平對待的現象,一起來檢視使用者付費DA6A-0626082025281.jpg這件事情。

圖:優席夫PO文內容。

   
    優席夫嚴肅表示說:「有些單位團體或個人在做某些事情時都會想找藝術家,可是偏偏又不正視藝術家實際面的問題,藝術家也是人,也要生活,就同大家一樣有帳單要付、有家人要養…..。每次邀請藝術家時,都把〝幫忙〞或〝回饋鄉里〞掛在嘴上,〝慈善〞與〝義務〞似乎成了藝術家的代言,難怪有些家長不願意讓子女走向藝術家這條路,因為社會大眾没有給予很正面的支持,甚至不把藝術工作當成是一個職業。台灣目前一直在推美感教育,但如果没有這些藝術家的參與,這美感將從哪裡來?吊詭的是政府又不重視藝術家基本的權益。所以,除了報酬外,對於藝術家的認識必須要從整個教育面來著手,因為每次藝術家參與公部門活動時,承辦會說經費就是這個樣子,所以就〝必須〞配合他們的經費。可是每個藝術家的養成都不同,每個人也都應有自己的行情,用公務體制的標準來請一個在社會,甚至在國際上有一定知名度的藝術家,對這些人來說不但是種污辱,更是一個不禮貌的態度。」不過,他也緩頰說不是每個公家機關都是這樣,有些機關會找其他資源來補足差別待遇。所以他建議政府建立藝術家的付費制度,思考如何規劃保護這群藝術工作者,因為每個藝術家的養成都不一樣,能量與成果也會不一樣。0626M09.jpg
圖:每件作品都栩栩如生。
↓請繼續閱讀↓

    優席夫強調,藝術家不是慈善家,也不是廉價勞工,雖然藝術家的付出不一定是勞力,但設計與創作難道就不是專業?不應有相對應的報酬?這部分很多藝術家都覺得很不公平,雖然大部分的藝術家都會配合政府的工作,但往往會忽視了藝術家的價值,想想如果没有先前的美感設計或創作規劃,哪來完美工程(作品)的呈現。其實藝術家要求的不多,只希望能有公平、合理的對待。0626M08.jpg
圖:咖啡館內陳列藝術文創作品。
   
    藝術家的價值被否定這事,優席夫非常的不高興,說自己入行10多年以來,常常碰到這種事,實在很氣人。優席夫指稱:「藝術家的設計或創作,其實不是強調多少的問題,祇是機關團體在規劃階段時就應將其納入,不要抽掉或減列,每個過程都有它應有的合理對待,並絶對不是〝應該要做的〞。機關團體都知道優席夫是藝術家,但卻少了應有的尊重,甚至主觀認為他有了知名度,不但没給資源,還認為是應該要做的。」在這樣的環境下優席夫仍能在藝術界上有點成就,說白了就是逼著自己要自立自強,所以他選擇該是發聲的時候了。0626M03.jpg圖:花蓮縣玉里鎮春日里馬泰林部落2鄰29號/部落皇后藝術咖啡館。
   
    記者在採過程中發現,外界對於藝術家不正確的認知部分,優席夫都以嚴肅的態度來回應,顯見此陋習早存在多年,甚至完全没有改變的跡象,因為大部分的藝術家都選擇〝隱忍〞,最後都默默的離開藝術舞台,久而久之就會出現斷層,甚至埋沒在人群當中。政府有關單位是時候檢視這個問題了,不論是從待遇或教育,「尊重」會是一切的起點,否則這群「優席夫們」不但無以為繼,而且也將再難看到這些完美的藝術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