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豐濱嚴選

中國天官系列(一) — 談三垣的演變

    現今為大眾所熟知的中國星官系統是以「三垣二十八宿」為基礎,但是若從典籍中的記載來看又並非如此。以史書中所記載的星官系統而言,可區分出兩大類:以《史記‧天官書》中所用的「五宮說」及《晉書‧天文志》中所用的「三垣二十八宿說」。從書籍完成的時間點來區分,可以看出唐朝時對於星官系統已經完全採用「三垣二十八宿說」。所以本文中將嘗試著說明,在唐朝以前的星官系統。

    從《史記‧天官書》所描述的星官系統是分以中宮紫宮、東宮蒼龍、南宮朱鳥、西宮咸池及北宮玄武等五宮。然而此「五宮說」是不能等同於「三垣二十八宿說」。原因有二:一、雖說中宮紫宮可以類比紫微垣,但「五宮說」卻不存在有可以類比太微垣及天市垣的星官。二、東宮蒼龍、南宮朱鳥、西宮咸池及北宮玄武並不等同於四象二十八宿。舉例來說,東宮蒼龍,房、心。這意味著東宮指的只有房宿及心宿,在「三垣二十八宿說」中東方蒼龍所涵括的是角宿、亢宿、氐宿、房宿、心宿、尾宿及箕宿等七個星宿。04101002.jpg

    不過《史記‧天官書》卻已提到「太微」跟「天市」兩個詞彙。其中太微還是南宮朱鳥的主角「衡」。天市則是出現在東宮蒼龍處東北名為「旗」的曲十二星中四星。在南朝梁劉昭注解《後漢書‧天文志》中曾提及『紫宮為皇極之居,太微為五帝之廷。明堂之房,大角有席,天巿有坐。』可以看出在南北朝期間對於星官系統認知已經開始朝「三垣二十八宿說」的方向演變。同時在成書於南北朝的《宋書‧天文志》、《南齊書‧天文志》及《魏書‧天象志》中,就有不少提及「太微」與「天市」的天象紀錄,這些跡象都說明著中國星官系統在南北朝期間的演變。

作者:楊義清
國立臺東大學應用科學系教授,國立成功大學物理博士。現任臺東縣天文協會理事長。

振興五倍劵即將發放,領取方式各有優點,您認為如何?
  • 投票: (0%)
  • 投票: (0%)
  • 投票: (0%)
總票數:
第一次投票:
最後一票: